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冠狀病毒可能成為壓垮原油壓裂行業的最后一根稻草

冠狀病毒可能成為壓垮原油壓裂行業的最后一根稻草

ERIK SHERMAN 2020年02月24日
如果壓裂市場此前一直都很健康的話,那么這一次可能就只是個痛苦的插曲。然而不幸的是,市場環境早已開始惡化。

德州奧德薩二疊紀油盆的鉆油井架。圖片來源:SERGIO FLORES—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對消費者來說,這是個好消息:自年初以來,加油站的汽油和柴油價格下跌了約6%。在這件事情上,他們可能得感謝冠狀病毒(如今稱為Covid-19)疫情。然而,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顯示,該疫情也帶來了沉重的代價:7萬多人患病,2000多人死亡。

圖:2010年1月4日至2020年2月10日,常規汽油和2號柴油的零售價格波動情況。

汽油價格2.42美元,柴油2.91美元,雖然不是史上最低價格,但較2019年5月第一周的2.90美元和3.17美元的價格有了大幅下調,對比1月第一周的2.58美元和3.08美元亦有不小的回落。

自2010年代以來的持續下滑主要歸咎于原油供應的增加,其中大部分都來自于一種頗具爭議的方式——水力壓裂,通常又稱壓裂,亦是2020年總統大選的一個熱門議題。將水和化學物質混合液高壓泵至地層深處,壓裂頁巖,從而釋放其中的原油以供開采。

自然資源投資顧問公司G&R Associates執行合伙人亞當·羅森瓦吉格說:“人們并不了解頁巖油業務對全球原油市場的重要性。在過去10年中,全球每日的原油消費量上升了約1300萬桶。其中近75%的都來自于美國頁巖油。”

而最近天然氣價格的下跌便源于(至少有相當一部分源于)Covid-19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中國經濟活動和原油消耗出現了大幅下滑。作為應對,國際能源機構已經將其需求展望下調了30%。原油價格也出現了暴跌,而且已經達到了新壓裂服務盈虧平衡點的位置,有些甚至已經出現虧損。

環境學家可能會拍手稱快,但在這幾年歡呼還為時過早。壓裂業務已經處于搖搖欲墜的狀態,而當前的環境又讓人想起了10年前最終導致每桶原油價格翻三倍的起因。

舉步維艱的油氣行業

自今年開年以來,原油價格出現了急劇下滑。能源市場研究公司NRGExpert總監麥克斯·克蘭格稱:“布倫特原油和其他原油指標在過去30天均下滑了約20%,因此形勢非常嚴峻。中國非官方消息稱,(全國)需求下滑了約20%,也就是每天300萬桶,降幅驚人。”

下圖顯示了原油的主要基準西德克薩斯中質原油(WTI)和布倫特原油每桶價格自2010年以來的變化情況。

克蘭格稱,在表中的末端,Covid-19疫情導致的中國原油消耗減少引發了曲線的大幅下探,但我們很難預測谷底在哪。咨詢公司AlixPartners能源業務執行總監比爾·伊班克斯寫道,“另一個因素則是今年一反常態的暖冬減少了供暖的需求。”

美國能源情報署最近的數據顯示,中國是全球第二大原油消費國,僅次于美國。

圖:全球最大的十個原油消費國。

中國原油消耗的大幅減少對全球市場的影響十分顯著。G&R Associates執行合伙人雷·格赫靈說:“可以說原油市場在疫情之前還是相當平衡的,但自從疫情爆發之后,你明顯可以看到原油市場轉而出現了過剩的情況。”

供應過剩必然會導致價格的顯著下跌。美國壓裂活動因價格下滑而受到重挫,因為整個生產過程的成本非常高。

壓裂的高昂成本意味著開鉆時需要大量的資本投入。這些井不僅能深入地下數千英尺,同時還能在地底水平延伸同樣的距離。鉆探公司將大量的水和化學物質泵入地下,這樣原油才能流出來。伊班克斯說,公司得不斷地鉆探新油井,“因為這些油井在生產過程中產量下降的非常快。”

市場價格給每口油氣井的利潤設定了限制,而且決定了勘探和生產的經濟賬上是否合算。Daniels Trading期貨和期權經紀商杰斯·賈布伊說:“在美國攻擊伊朗之后,(原油)價格上漲至65美元左右。目前的價格比那個時候低了約15美元。”

伊班克斯說,對于壓裂,“65美元到50美元的跌幅便是盈利與不盈利之間的區別。我們看到,殼牌、埃克森美孚和其他公司列報了大量的賬目沖銷,它們意識到其油藏的價值遠低于人們的預期。”

更復雜的一點在于,一些貸款過多或者杠桿過高的小型公司將面臨更大的困境。伊班克斯說:“資本渠道已經被關閉。銀行已經斷貸,企業得不到新的資金注入。”

如果壓裂市場此前一直都很健康的話,那么這一次可能就只是個痛苦的插曲。然而不幸的是,市場環境早已開始惡化。

G&R Associates的格赫靈和羅森瓦吉格稱,壓裂鉆井數量在疫情發生之前便已經出現了同比25%的下滑,而且2018-2019年的頁巖油產量增速放緩了55%。今年的增速可能會接近零。

格赫靈說:“我們認為美國的頁巖油大革命正接近尾聲。”他發現,當前的形勢與20年前相呼應,1999年-2008年期間,一場巨大的打擊使產能出現了下滑,并將每桶原油價格從每桶11美元推至144美元。

格赫靈說:“原油投資者有可能會獲得一場新機遇。世界經濟希望再次增長,而且也將尋找原油。過去這些油來自于頁巖油,但未來十年不會是如此。”

對于那些處于原油消費端的個體來說,如果原油價格在未來幾年內再次開始攀升,可能他們就該將目光投向電動汽車和太陽能供暖了。(財富中文網)

譯者:馮豐

審校:夏林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大嘴刨大王官方下载
00858五粮液股票行情 创赢配资 我国股票指数 四方河南麻将官网 贵州麻将捉鸡下载 福州麻将高手打法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 11选5的走势图 世界杯预选赛中国赛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上证指数今天收盘是多少点 长沙麻将番数图解 广西快3开奖记录 山东11选5助手 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 股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