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APP點一下,董事會出局:人工智能加入權力的游戲

APP點一下,董事會出局:人工智能加入權力的游戲

ADRIAN CROFT 2020年02月28日
如今,人工智能深入到大金融機構里最難觸及的那部分,那就是實力強勁的“積極投資者”。

無論是萬科、融創、金科還是格力,發生的各種股權大戰就如同公司版的“權力的游戲”,曠日持久而復雜兇險。有一些公司發生的股權之爭,主要來源于一些被稱為“積極投資人”的股東施加的壓力,這通常是那些具有華爾街狼性的對沖基金,他們突然增持股份,短進短出,通過在董事會安插自己人,或驅逐管理層等方式操控公司以實現股份增值的目的。

現在,為了更好的了解“積極投資人”和公司之間的關系,這家初創公司直接用上了人工智能。

巴拉茲·波羅斯和格蘭特·富勒(右)是英國初創企業Irithmics的聯合創始人。圖片來源:COURTESY OF IRITHMICS

去年,美國對沖基金康富儲蓄(Coast Capital)與英國交通運輸公司第一集團(FirstGroup)陷入了一場慘烈的跨大西洋戰役。第一集團運營著著名的灰狗巴士,以及美國和加拿大的4.25萬輛黃色校車,康富儲蓄擁有其10%的股份。最終,康富儲蓄通過其激進投資舉措取得了一系列決定性的勝利:5月,它成功實現自己的主要訴求,說服第一集團出售其灰狗巴士業務,2個月后,它趕走了第一集團的董事長,到了年底,第一集團同意任命顧問來決定是否剝離剩余的北美業務。

像這樣要通過非董事會股東讓董事會突然改變策略方向,說服力、手腕和時機可謂是缺一不可。在金融科技企業家富勒看來,這三方面康富儲蓄運用的得心應手。在股權代理之爭中,富勒并非是等閑的觀察家,他的公司Irithmics開發出了一個人工智能應用程序,把像康富儲蓄這樣的資深積極投資者的經驗變成用戶的工具。

最近幾年,人工智能改善了眾多大型金融公司,幫助他們大幅提升公司管理風險、客戶咨詢服務,以及改善交易回報的能力。如今,人工智能深入到大金融機構里最難觸及的那部分,那就是實力強勁的“積極投資者”。

《財富》雜志到訪了Irithmics公司,它位于倫敦郊外環境優美的村莊里,辦公室前身是一個手套廠,富勒是它的首席執行官。“康富儲蓄很清楚哪些手段可以干擾投資者,我們所做的就是將其打包成一個產品,這樣,現在人人都可以這樣做。”

康富儲蓄和第一集團都不是Irithmics的客戶,但這家初創公司還是跟蹤了這一戰役里積極投資者發起的突襲戰,以實時測試自己開發的技術。

比如說,他們的人工智能工具發現,康富儲蓄通過公開聲明和媒體采訪等對第一集團發起了猛烈攻擊,早在2019年中期便開始影響投資者。他們的應用程序里,詳細列出了在什么時間點上,投資者開始對第一集團的新聞產生負面觀點,而此時,股價對于短期拋售非常敏感。

積極投資的年代

本月,Irithmics將發布這款名為“投資者信息發送”的新工具,它可以雙向工作,積極投資者可用其來攻擊上市公司,而公司則能夠使用它來偵測自身最容易受到攻擊的弱點。

積極投資指的是持有某家公司股份比例較大的影響力投資者或團體,使用其影響力來迫使公司做出重大調整。現在,積極投資這類行為越來越多,尤其是在美國、歐洲和日本。

一些對沖基金就很擅長于積極投資,如果他們購買了某家公司的大量股份,就可能會讓公司的管理層和董事會感到很緊張。積極投資者也有好的一面,比如他們可以發現公司的低效領域,提升股東的回報等,不過,各大公司還是通常都將他們視為更關注短期收益的攪局者。

通常,積極投資者希望在董事會安插自己的董事,或趕走首席執行官,這樣的斗爭會讓公司容易被接手。

最近的研究顯示,近四分之一(23%)被積極投資者攻擊的公司最終都會被另一家公司收購。另一篇報告稱,在一年前的122個案例中,積極投資者都將自己人安插進了董事會。

相信人們對2019年首屈一指的積極投資者的名字并不陌生:美國對沖基金Elliott Management與Starboard Value。后者發起了去年最為轟動的戰役,它逼著eBay出售了非核心資產,如票務公司StubHub,以及其分類廣告業務。eBay的首席執行官在9月離任,而公司在兩個月后便宣布以約4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StubHub。就第一集團的案例而言,公司股價自從出售灰狗巴士業務之后上漲了約15%。

不管是擔心氣候變化,還是擔心董事會的多元化問題,我們都已經進入了一個積極投資的時代,這也是金融科技的時代,所以,人們開發出算法,來幫助攪局者股東來獲取優勢,這也沒什么大驚小怪的。

“投資者信息收發”APP會從公共資源里搜集1.5 TB的數據,例如監管備案、資產管理商信息披露、經紀商備注、股東注冊信息以及新聞標題等,以此來判斷全球25萬個機構投資者的交易習慣,以及它們對某家公司可能的立場。譬如,如果積極投資者要求某家原油公司披露其在實現巴黎氣候協定目標方面所采取的舉措,(最近荷蘭皇家殼牌、英國石油以及挪威國家石油公司便遇到了這個問題),那么這家公司就可以使用人工智能工具,來評估這些觀點是否已經得到股東的廣泛認可,以及這些公司被積極投資者左右的可能性有多大。

“一邊倒的斗爭”

富勒今年47歲,他最先在在蘇格蘭圣安德魯大學拿到了化學博士學位,后加入劍橋大學研究公共健康和流行病學領域應用神經網絡。隨后,他進入了金融界,曾供職于東京三菱銀行,后加入彭博,幫助打造和開發北美、歐亞和澳洲的另類投資市場資產組合和對沖基金風險管理平臺。

2012年,富勒迷上了初創企業,當時他與40歲、生于匈牙利的計算機科學家巴拉茲·波羅斯共同創建了Irithmics,并與倫敦金融中心建立了深厚的合作關系。自2018年以來,公司一直用人工智能算法,為倫敦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提供有關投資者看法的數據。

Irithmics高管團隊成員,格蘭特富勒(左),巴拉茲·波羅斯(中間)和哈康·索爾·布倫斯塔德 圖片來源:COURTESY OF IRITHMICS

Irithmics起步的故事毫無出奇之處。2011年,富勒在科學期刊《自然》雜志上看到了英格蘭銀行負責金融穩定部門的高管與牛津大學動物學教授的一篇合作文章,文章認為,全球經濟危機期間出現的很多系統性故障,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用流行病學家追溯傳染病的方式來跟蹤。

富勒與波羅斯隨后開始打造這類可以衡量和跟蹤投資者態度的模型,很快,他們就得到了對沖基金的大筆資金支持。富勒說,這個技術并不是去了解對沖基金“有什么”證券,而是“為什么”購買這些證券,只有在開始了解“為什么”之后,才可以去追溯這些基金的策略。

“投資者信息發送”推出時,內部引發了激烈的爭議。一開始,大家一直圍繞新工具是否應同時面向積極投資者和公司這個問題爭論不休,最終,他們達成共識,如果這個產品并非是面向所有人,那么外界必然會批評公司是在利用數據為某一方獲取優勢。

“如果僅面向積極投資者,那么基本上就是一邊倒的斗爭。”富勒說。當然,這一舉措也有助于營銷團隊向企業投資者關系團隊和積極投資公司同時進行推銷產品。

Irithmics的系統覆蓋1.6萬家上市公司,從蘋果到皇家殼牌和大眾,橫跨北美、歐洲和澳大利亞。這基本上相當于每日100萬行,也就是1.5GB的數據。

1月初,在該工具開展潛在用戶驗收測試時,富勒向《財富》雜志簡單透露了一些信息。該應用能夠為企業投資者提供詳盡的公司業績概覽,按照30個不同的指標進行劃分,包括財務表現、業務復雜性、高管薪酬及其環境、社會和治理記錄。

Irithmics的算法依賴于深度學習、機器學習和自然語言處理,評估公司企業治理或商業架構等文本內容,從而對特定領域的管理團隊進行評級,還能知道這些評級是否最終會說服消費者增持或減持公司股份。

APP的圖表中,還有一些圓點顯示,到了某個時候,投資者的觀點和預期開始發生可量化的變化。此外,通過該應用還可以知道,在面對公司或行業突發新聞時,一些特定股票到底有多敏感,是不是可能會觸發短期拋售。

總的來說,這個程序能夠讓積極投資者挑戰管理策略,因為它可以讓投資者洞悉公司最大的弱點,說得更直接點,也就是哪類問題可能會引發股東的反叛,它可能是公司過于復雜的商業構架,也可能是那些業績長期較差的部門。

相反,公司的管理層在遇到困難時也可能會使用同樣的工具來說服投資者。如果它精準的數據說明股東對增長更感興趣,那么公司在與市場溝通時便可以側重于這一領域。同樣,如果出現一定程度對環保問題的顧慮,那么公司也會進行相應調整。

積極投資者一直以來在運用大數據、量化分析專家和高速計算機來尋找易受攻擊的董事會,并逼迫他們改變公司策略。人工智能似乎有望消除這個高科技優勢,甚至有人預測,此舉可能會大幅改變這些高風險活動的態勢。

金融公關高級咨詢師皮特·哈米德說,如果積極投資者對公司說,我們有你們這樣那樣的數據,這可能會驅使企業變得更具包容性、更外向,而不是總是在努力保護自己。“在很多時候,積極投資者只是在做一件事,也就是努力把最初購買的股票增值。”哈米德現在就在工作中使用Irithmics的數據,以此來咨詢上市公司,教他們如何向投資者宣傳自己。

富勒表示,新產品已經引發了積極投資者大量的興趣,但他并不認為產品會導致大量積極投資者挑戰公司。“積極投資活動激增的現象已經發生,看看數據就知道了。”富勒說,該程序的作用在于幫助人們了解如何去批評公司,但是話說回來,公司現在也有了同樣的一套機制來保護自己。”

這個工具的對象是機構投資者、積極投資者和公司,并非是散戶或交易員。該公司并未披露價格,但表示其成本要低于聘請一名分析師的費用。

“這個工具到底能做什么?”

富勒承認,他曾花大量的時間研究,對于一名陌生的投資者,是否可以通過其單筆投資來洞悉他全盤的投資策略,這就像在超市里,總有一個人要瞅一眼你的購物車,猜測你晚飯準備吃什么一樣。

“對于我來說,當你在超市散步時,你會偷瞄一下別人的購物車,人們總是會有這類好奇心……當你看見希臘酸奶和黃瓜時,你會想‘他打算做酸奶黃瓜’或類似的東西。有時候你又會想‘這些東西到底能用來做啥?’對我來說,這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經濟學家凱恩斯有句名言:“成功的投資便是預測其他人的預期。”而富勒就受到了這句話的激勵。他說:“事實證明,對于Irithmics跟蹤的每一家公司而言,投資者對相關特定新聞的反應都獨一無二。沒有一家是雷同的,而且還在不斷發生變化。”

在辦公室里,富勒和他的小團隊正在向新產品增加有關外匯和商品的數據,這類添加將有助于揭示資本每日是如何在國家和資產類別中流動的。

說到自身的財務,Irithmics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想過開展IPO,富勒并未過多透露公司的資金來源,只說過獲得了一家荷蘭私人投資公司的資助。

但其工作也包含一定程度的路演。在本月晚些時候,富勒和波羅斯將前往澳大利亞,當地有著一批尤其容易因環保問題而受到積極投資者施壓的公司。在那里,他們打算與上市采礦公司,對沖基金和其他資產管理公司會面,以展示其新產品。日程中的一些公司主動請求此次會面,富勒堅信,一些公司對這款產品的興趣很大。

這之后還有更艱巨的任務在等著他們。富勒和波羅斯計劃將Irithmics的業務從霍爾特遷回倫敦,以便近距離接觸軟件開發者、潛在客戶和倫敦繁榮的金融科技市場。(財富中文網)

譯者:馮豐

審校:夏林

責編:雨晨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大嘴刨大王官方下载
牛客栈策略 期货配资 贵州捉鸡麻将冲锋乌骨 体彩宁夏11选五5开奖结果 今天股票涨跌 股票融资配资杠杆是一回事吗 甘肃快三开奖记录 陕西11选五5开奖 上海快3* 广西快三 湖北快3今天的开奖 麻将最佳舍牌留牌技巧 股票融资融券怎么回事 期货配资公司 手机四川麻将血战到底单机版 河北十一选五任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