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給特朗普當“管家”是一種什么體驗?

給特朗普當“管家”是一種什么體驗?

Nicole Goodkind 2020年02月27日
凱利對《財富》雜志表示,她已經將近6年沒有和丈夫一起生活了,她經常睡在辦公室的沙發上,以便隨時完成特朗普的指示。

美國共和黨全國大會CEO瑪西婭·李·凱利。圖片來源:COURTESY OF REPUBLICAN NATIONAL CONVENTION

籌備一場政治大會的過程,有點像一部青少年電影,不過故事的主線并不是“那些年一起追過的女孩”,而是“那些年一起想當的總統”。

在每部青少年電影中,主角身邊都有一個愿意為他赴湯蹈火的朋友。而在這部電影中,2020年美國共和黨全國大會的CEO瑪西婭·李·凱利就扮演了這個角色。她超級忠于自己的朋友——也就是特朗普,愿意把不可能辦成的事情辦成,好讓自己的朋友能得到他想要的東西。

凱利對《財富》雜志表示,她已經將近6年沒有和丈夫一起生活了,她經常睡在辦公室的沙發上,以便隨時完成特朗普的指示。

她之前14個月的工作,就是舉辦一場巨大的盛會,好讓特朗普能繼續入主白宮四年。接下來,她還有180天左右去完成這項工作。

凱利表示,要完成這項任務,她就要面對共和黨內長期以來的政治泥潭,或者說要“把沼澤抽干”。凱利認為,她自己首先是個商人,然后是個政治人。

不過從她的辦公室來看,似乎并不是這樣的。

這是特朗普的國家

凱利的辦公室位于夏洛特市,就在NASCAR名人堂樓上幾層,門口的地毯上印著特朗普的官方印章圖案。在進門之前,你還會經過特朗普和副總統彭斯的巨幅畫像。墻上還有三張用鑲金相框裱起來的照片,照片中的人物分別是特朗普、彭斯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羅納·羅姆尼·麥克丹尼爾。

辦公室的其他地方也都擺滿了與特朗普有關的東西。在一個房間的架子上,居然還有特朗普在推特上發的一條帖子,它也被鑲金的相框裱了起來,上面寫道:“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瘦人喝無糖可樂。”

凱利要傳達的信息很明顯:這里是特朗普的國家。

目前,民主黨還在為今年7月有可能確定不了候選人而頭疼——每當黨內票數分散,沒有一名候選人得票過半時,黨內就要召開“協商會議”(brokered convention),通過黨內協商確定候選人。但是共和黨人已經確定好了自己的候選人,就等著在8月的全國大會上亮相了。所以他們需要考慮的不是政治,而是如何把場面搞得更華麗。

要想取悅一位慣會作秀的總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特朗普卻將大事交給了凱利——一個身高只有一米五的韓裔“權力掮客”,以確保今年的共和黨全國大會能辦得符合他的意愿。

今年8月,特朗普將在大群媒體和支持者的簇擁下空降夏洛特,接受共和黨對他的提名——當然,屆時各種宴會也是少不了的。特朗普肯定希望這四天的活動越盛大、越熱鬧越好。畢竟這是一場為共和黨的未來四年定調的大會。它甚至會影響到特朗普的政治遺產,以及共和黨的未來發展方向。

特朗普定期會收到大會的燈光、會標和舞臺設計等方面的報告,但他基本上把大會的籌備工作委托給了凱利,并且讓她與黨內那些比較傳統的、唱反調的人談判。

凱利說:“我整天都要和唱反調的人爭吵。”她還表示,總統對大會的看法,“反映了共和黨的面貌正在發生變化。”這一點可能讓部分老觀念根深蒂固的共和黨人難以接受。

凱利曾經擔任過特朗普的美學和后勤監察官。在白宮的時候,她負責過橢圓型辦公室的裝修(很多人吐槽的金色窗簾就出自她的手筆)。當然,特朗普的私人住宅的裝修也是由她負責的。

凱利還曾經扮演過特朗普的“權力看門人”。任何人想在白宮西翼或者在橢圓型辦公室旁邊搞一間自己的辦公室,都要先經過她的同意。有一陣子,想見她的人排成了長隊,她不得不在自己的辦公室門口放了一臺取號機。

在白宮工作期間,凱利培養出了一項出色技能——以一種似乎雙贏的方式,向有權有勢的人說“不”。

她說:“所有資產都在我手里,我手里握著預算和房產,誰能拿到什么證件,誰能在西翼停車場停車,都是我說了算。這就是權力,以及你離權力有多近。”

凱利與特朗普家族走得很近,她與特朗普的兒子埃瑞克、兒媳勞拉經常見面,她把他們稱作“紐約市的特朗普家族”。

她還經常幫助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做一些文書的審核工作,相當于是她的免費高級顧問。

忠誠高于一切

像特朗普一樣,凱利也是在紐約市長大的。她認識前紐約市市長魯迪·朱利安尼(在他當紐約市市長的時候,她曾經為他策劃過大型活動),也認識房地產界的一些大佬。她還為鐵獅門集團的施派爾家族工作過幾年。

簡而言之,她說起話來十分有特朗普的味道。

而她就是用這樣一口“特朗普式語言”領導著一群忠誠的員工。當她精神飽滿地向《財富》雜志記者展示她的辦公室時(她確實是一個精力高度充沛的人),我們見到的每個人都在大唱她的贊歌。像特朗普一樣,凱利也表示,她重視忠誠超過一切。只要你對她忠誠,她一輩子都會為你兩肋插刀。

強尼·奧林杜夫是美國海軍的一名退役指揮官,現任凱利的后勤主任。當我們走進他的辦公室時,他說,他已經準備好了跟隨凱利一起“下地獄”。奧林杜夫原本在白宮軍事辦公室當高級顧問,他已經在那里工作15年了,可是當凱利請他跟自己干的時候,他毅然決然地辭去了白宮的職務。

凱利表示,她的職業生涯,讓她能夠充分理解像特朗普和朱利安尼這樣的男人。

“他們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們會當面告訴你的。他們聽起來很咄咄逼人,但卻讓我覺得耳目一新。”之后她又澄清道:“我知道總統的風格是:把要點告訴我,然后讓我知道你需要在哪些方面做決定。隨后,他就能舉重若輕地解決問題。”

凱利認為,她之所以能讓特朗普滿意,是因為她知道如何正確利用他的時間和注意力。“我在跟總統開會時從來不說廢話。我總是把事情控制在執行層面,所以我見他的機會越來越多。我經常會說:‘噢,你給了半個小時的時間見總統嗎?那恭喜你,我只需要10分鐘。’”

在參觀大會會場夏洛特光譜中心的時候,凱利的員工告訴《財富》雜志,他們并不確定凱利的設計眼光是否符合特朗普的審美,或者她是否能完美地領會特朗普的審美風格。不過凱利是個關注細節的人,她經常在會議的過程中突然問某個人穿的衣服是不是羊絨的,有時還會嘲諷地問員工的衣服是不是在科爾士百貨買的。

凱利還很關注視覺效果。

大會副主席兼首席信息官馬克斯·埃弗雷特表示:“它既是新聞活動,也是娛樂活動,總統希望它能以某種特定的方式呈現,他也了解燈光和舞臺的表現技巧。”而凱利則是“一個制作人,而且她了解大型活動。之前的CEO們只懂政治,不懂制作,而那并不是這位總統想要的。”

辦會不容易

在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都是四年一屆,與黨代表的任期無關,乍一聽跟奧運會差不多,只不過辦大會的費用都靠黨員公開資助,員工也基本上都是志愿者。今年的共和黨全國大表大會將于8月底在夏洛特舉辦——也就是在東京奧運會剛剛閉幕之后。大會期間,夏洛特將迎來5萬余名游客、1.5萬名媒體代表、2500余名參會代表,會議期間還將舉辦3200余場大大小小的活動。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希望能募集到7000萬美元資金,并且征募到8000名志愿者,以保障大會順利進行。

目標雖然美好,但現實往往是殘酷的。上屆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是在克里夫蘭舉辦的。當時共和黨黨內的政治氛圍還很嚴峻——在經歷了漫長而激烈的初選后,民調顯示,希拉里處于大幅領先地位。那屆大會的籌款目標是6400萬美元。最后在幾位大牌捐助者的幫助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終于籌到了足夠的錢,但已經超過了最后的籌款期限。

8年前,民主黨也在夏洛特開過全國代表大會,當時它的籌款目標差了1000萬美元沒有完成。不過共和黨遵守的規則和民主黨是不同的。民主黨不接受企業捐款,并將個人捐款限制在10萬美元以下,但共和黨卻沒有這種限制。而且夏洛特是美國第二大銀行城市,在這里搞籌款也不存在什么難度。

大會籌委會CEO約翰·拉斯特曾對媒體說:“我們的組織結構是有優勢的,我們并不會像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一樣只接受個人捐款,而是既接受個人捐款,也接受企業捐款。我們的感覺是,我們將要做的事會獲得大量的支持。”

凱利表示,本次大會預計將給夏洛特市帶來1.88億美元的經濟收入,但對于它將給這座城市帶來多大的政治影響,凱利則并不抱太高希望。她表示,夏洛特市只把這次大會當成一筆生意來做,而并不把它看成是一次造勢活動。而且美國的大型中心城市基本上是傾向民主黨的。比如2016年,夏洛特市所在的梅克倫堡縣在投票中就嚴重傾向希拉里。

去年7月,夏洛特市議會以9比2的投票結果,通過了譴責特朗普的“種族主義、排外主義的社交媒體發帖及言論”,和“其在所有場合,特別是在政府最高層面上的仇恨、偏執、種族主義和歧視性言論”的決議。而就在此前不久,在北卡羅來納州格林維爾市的一次競選集會上,有一群人曾當面向民主黨籍眾議員伊爾汗·奧馬爾(索馬里裔穆斯林議員)高呼“把她送回去”的口號。

在夏洛特市,也有人主張應該終止與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合同,停止該市承辦共和黨全國大會。不過該市的地方檢察官帕特里克·貝克表示,這是不可能的。“就算你愿意支付違約金,我也不相信你能放棄這個合同。”他對市議會說:“我不相信你們能被允許這樣做。”

凱利則表示,這只是純粹的生意,不涉及政治,而且她也與民主黨籍市長維·萊爾斯保持著密切合作。

撼動搖擺州

北卡羅來納州是一個對共和黨非常重要的“搖擺州”。2016年,特朗普以173315票也就是3.67%的絕對優勢贏下該州。這一次,特朗普的民調成績與至少5名民主黨的潛在候選人相當接近。他在國會的盟友、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的共和黨人馬克·梅多斯也表示,特朗普“必須拿下”北卡羅來納州,才能保證2020年勝利連任。

凱利正在盡最大努力為特朗普做到這一點。這也是她舉辦的第四次類似的政治大會了,她表示,自己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也知道應該怎樣做。但是就算自己想放松一下心情,卻也辦不到。

“如果我停下來了,我就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她嘆了口氣,但很快控制住了自己,又恢復了慣常的微笑。(財富中文網)

譯者:隋遠洙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大嘴刨大王官方下载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格力电器股票 慧投金融 快3开奖图 怎样买白银 长春麻将 cba四川男篮赛程 策略盈配资 11选5山东夺金走 上证指数现在好多点 广东快乐10分一定 什么影响股票涨跌 兴动哈尔滨麻将旧版下载 羽毛球双打发球规则 股票配资排名 哈灵上海麻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