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華爾街傳奇投資人:對抗大趨勢,就是讓你破產的最快方法

華爾街傳奇投資人:對抗大趨勢,就是讓你破產的最快方法

Shawn Tully 2020年02月24日
杰里米·格蘭瑟姆準確預言了21世紀初的科技泡沫破裂,以及00年代中期房地產熱的悲劇收場。現在他認為,只有綠色經濟才能賺到大錢。

圖片來源:PHOTO BY MATTHEW LLOYD/GETTY IMAGES FOR RESOURCE 2012

杰里米·格蘭瑟姆是華爾街的一位傳奇投資人。在半個多世紀的投資生涯中,他曾經不只一次地看穿由于華爾街由于過分樂觀而吹起的泡沫,并在精準的時間點上躲過了災難。他還經常建議投資者在災難后的最低點上抄底。

格蘭瑟姆是GMO公司(Grantham, Mayo, Van Otterloo)的聯合創始人之一。GMO是一家投資巨頭,它的客戶主要是大型機構,管理的資金超過650億美元。格蘭瑟姆準確預言了21世紀初的科技泡沫破裂,并曾提前預言了00年代中期的房地產熱將以悲劇收場。格蘭瑟姆今年已經81歲了。在過去幾年里,他把多數時間和財富都用在了公益事業上,并且通過他的格蘭瑟姆環保基金會向綠色能源領域進行了大量投資。

格蘭瑟姆是在英國長大的。近日,他在波士頓的家中接受了《財富》的電話采訪,探討了綠色能源無與倫比的盈利機會、為什么石油天然氣行業注定江河日下,以及為什么需要改革會計規則,以計算企業對稀缺資源的損耗及對環境的危害。

格蘭瑟姆連珠炮似地發表了一番頗有火氣的演講,他表示,為拯救地球而投資,是將來最好的賺錢方式。而那些目前眼光短淺的企業,注定將會成為輸家。

在采訪開始時,格蘭瑟姆宣稱,他現在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環保使命上,無暇預測股市未來的動向。他還批評現在的企業領袖缺乏冒險精神,特別是不敢在未來的“綠色經濟”中下賭注。

“現在的企業領袖很懶散”

格蘭瑟姆對我說:“現在的企業領袖都很懶散,不像過去那樣有進取心了。”他認為,企業領導者應該部署自己的研發力量,尋找能夠改變游戲規則的新產品和新技術,但是“他們害怕賬面價值下降的痛苦。他們想先等一等,看別人能不能成功,然后再參加C輪或D輪的風投。”在格蘭瑟姆看來,從別人手里買技術,而不是自己做技術,會把大量利潤讓給風投資本家,而不是企業。“這樣的話,收益的波動性就和企業無緣了,企業為了追求穩定和低風險,就喪失了未來的利潤。”

他指出,如果企業在自己的實驗室里開發新產品,則收益會有更大的波動機會。但是CEO們并不愿意承擔這種高風險,而是采取了一種“輕松愜意的方法。他們平靜地等著自己的股票期權升值,而不愿意承擔那些既能產生巨額利益,又可以將經濟推向新高度的風險”。

風投的樂趣

格蘭瑟姆表示,由于企業不愿意內部開發產品,他們相當于將研發工作外包給了風投,從而使風險投資的規模較過去翻了4番。“整體情況表明,現在風投的機會比過去多了10倍。風投界的情況是‘美國例外論’的最后體現。”這種例外來自“美國對杰出的研究型大學的緊抓不放。”他指出,在全球排名前20位的研究型大學中,美國獨占15所,全球其他國家加起來只有5所。對有進取心的畢業生來說,最吸引人的職業道路不再是在華爾街工作,“而是去斯坦福大學或麻省理工學院,想出一個很好的點子,創辦一家很好的公司,享受創業的樂趣,靠創業致富。對那些最聰明、最喜歡冒險的學生來說,風投是最有吸引力的選擇。”

綠色能源成風投新寵

格蘭瑟姆認為,如果投資者將綠色投資與低利潤劃等號,那他們就大錯特錯了。他發問道:“我們是不是覺得發展環保是一種巨大的犧牲?但是資本主義的精華就是風險投資,風險投資的精華就是綠色產品。”他認為,可再生能源行業的增長速度將輕松超過其他行業。

格蘭瑟姆說,由于人口老齡化問題,生產率的增長速度正在下降,這意味著GDP的增長速度必然會比過去幾十年慢得多。但這些限制并不會制約清潔能源的發展。他表示:“增長型項目的好點子會變得更加稀少,但你知道,電動汽車會摧毀柴油、汽油行業,而風能、太陽能和電池存儲行業的前景將遠超煤炭和燃氣發電。升級電網帶來的增長,將遠遠超過堅守傳統電網。”

他同時指出,以各種形式提高能源效率的企業——比如在空調、冰箱和建筑取暖系統上進行創新的企業,其增長速度將超過其他傳統企業。他說:“這是自從經濟‘碳化’(先是以煤炭為中心,然后是以石油為中心)以來,經濟和股市最大的一次運動,需要數萬億美元的新投資和有利可圖的投資才能轉變整個體系。”

不要對抗大趨勢

格蘭瑟姆表示:“對抗這個不可避免的大趨勢,就是讓你最快破產的方法。”化石燃料行業的固步自封,宣告了其必將走向窮途末路。石油行業的巨頭們也經常低估可再生能源的增長率。“如果有哪個為我工作的統計學家做出了錯得那么離譜的預測,我恨不得一槍崩了他,然后要求重新調整模型。石油和天然氣行業就是在對抗這種大趨勢,而且必然會被淹沒在這股浪潮里。”

他認為,如果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繼續對抗這股綠色浪潮,它們的業務就肯定會繼續萎縮。“看看過去10年石油行業的慘淡表現吧,油氣公司的市值10年前大約占標普500企業的16%,現在已經萎縮至5%。這樣嚴重的變化是很少出現的。當然,我們也不能排除它出現回光反照的可能。它們可能還需要30到50年才能完全退出市場,但這是無可避免的。”

格蘭瑟姆說,石油和天然氣巨頭們可以通過向綠色能源轉型來實現二次繁榮,但它們仍然抗拒這種轉變。“如果它們堅持這種有害的模式,它們的表現必然很差。如果它們乘上這股東風,它們也會做得很好。”

他認為,很多老百姓之所以不相信氣候變化會引發危機,與石油天然氣行業的推波助瀾有很大關系。“石油公司知道20世紀六七十年代以來發生了什么。但是它們資助了一小撮混淆是非的人、自由意志主義者和其他否認科學事實的人,故意攪亂公眾的討論。”

對環境負責的會計制度

企業在從事經濟活動的過程中,使用了大量無法再生的礦產資源,對全世界的江河、溪流造成了嚴重污染,但現行的會計制度卻遠遠低估了這種破壞。因此,格蘭瑟姆認為,世界各國應制定新的會計規則,將這些隱性的負擔顯現在企業的會計賬目上。

格蘭瑟姆說:“英國央行正在呼吁英國會計行業改革會計制度。如果你拖延,你就會碰壁。整個金融界在能源利用問題上表現得都很糟糕。要想做面包,你需要熱能和小麥。如果你使用了正在枯竭的有限資源來制造熱能,你應該為它買單,同時也要為使用這些資源給環境造成的破壞買單。”他還引述了50年代的英國知名經濟學家約翰·希克斯爵士對實際收益的定義。“根據希克斯的定義,所謂實際利潤,是指到了一年年底,一個生產商的工廠和設備像年初時一樣嶄新完好時所剩的利潤。”

會計的記賬方式也應該遵循希克斯的定義,對環境損害征收“折舊”費用。“現在,我們沒有為那些幫助農作物授粉和繁殖的昆蟲所遭受的損失買單,沒有為江河、溪流遭受的損失買單,也沒有對大氣遭受的損失買單。我們沒有使用誠實的、直接的會計方法來囊括這些成本。”

在適當的會計準則下,在一年年底,企業應該計入該年度對環境造成的破壞,以及將其恢復成年初的樣子所需要的成本。“要把我們燒掉的石油補償回來!我們所有最重要的金屬資源都在枯竭,包括鈷和銅。我們對日益耗盡的磷、鉀資源也沒有任何補償。所有這些都應該重新核算成本。”

最后,格蘭瑟姆以一個驚人的論斷結束了談話:“經商的真正成本并未得到充分體現,利潤也被嚴重夸大了。我不清楚如果工業必須為環境破壞買單的話,發達國家是否還有真正的利潤可言。”

在格蘭瑟姆看來,如果采取了這種“誠實的會計措施”,事實將表明,一旦各個工業部門必須為其給環境造成的破壞買單,并且有責任將空氣和水質恢復至年初的樣子,那么它們到了年底根本就不可能賺到錢。而綠色能源則不必承擔這些成本。所以格蘭瑟姆認為,只有綠色經濟才能賺到大錢。(財富中文網)

譯者:隋遠洙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大嘴刨大王官方下载
股票推荐买入 赶牛网配资 亿牛配资 快乐12开奖手 吉林长春麻将 四川快乐12 新疆11选5基本走 上海快三走势图工程学 浙江快乐彩开奖走势 亚冠杯积分榜 nba 球队 李嘉诚理财方法诚简介 功能强大的股票分析软件 理财产品排行 河南四方麻将 大众麻将游戏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