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開
APP下載
財富Plus APP
巨頭之痛:對話谷歌和Alphabet雙料CEO皮查伊

巨頭之痛:對話谷歌和Alphabet雙料CEO皮查伊

Adam Lashinsky 2020年02月14日
這是皮查伊新上任以來首次接受媒體采訪。他分享了經營這樣一家龐大的、不再年輕的科技公司的苦與樂。

2019年12月3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創始人拉里·佩奇和謝爾蓋·布林宣布退位,47歲的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正式成為谷歌和Alphabet的雙料CEO。《財富》記者與皮查伊在加州山景城的谷歌總部暢談,這是他新上任以來首次接受媒體采訪。在采訪過程中,皮查伊分享了自己走上谷歌的權力巔峰的歷程、肩負的管理重任,以及經營這樣一家龐大的、不再年輕的科技公司的苦與樂。以下采訪稿有刪節。

對新老板的期待

皮查伊:我和兩位創始人聊過好幾次。2018年,也就是谷歌成立20周年的時候,那是我第一次認為他們應該討論長遠的問題。特別是到了9月份,也就是公司成立21周年時,公司相當于迎來了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在這種背景下,他們確實跟我談到了這件事,他們說公司21歲了,就像一個準備獨立生活的孩子。而且他們也確實想嘗試一下顧問和創始人這樣不同的角色。

《財富》:Alphabet是在2015年成立的,你也是在2015年當上谷歌的CEO的。現在你同時管理這兩家公司,這種安排合理嗎?Alphabet對你來說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我認為肯定是必要的。這讓我們不必用同一支管理團隊來管理很多不同的獨立領域。有些時候,我們對這些領域的管理方式是非常不同的。它們是不同的業務,發展方向也是不同的。Alphabet使我們可以采用不同的管理結構來開展其他領域的業務。比方說,我們有一套非常成功的風險型投資和增長型投資組合1,這使我們可以與幾百家公司開展合作。

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以一家投資公司的紀律和嚴謹來管理他們。另外我還認為,有了自動駕駛和光纖寬帶等“其他賭注”2,我們已經處在了一個新的階段,也就是說在著眼長遠目標的同時,還可以施加一些紀律約束,確保他們穩健發展。Alphabet的結構讓我們可以將其中一些項目打造成獨立的公司,并且通過外部投資者進行融資。以谷歌的生命科學部門Verily3為例,我們就有銀湖資本和淡馬錫這樣的重量級投資人,而且我們還有一個董事會,所以這個部門是一個功能完善的公司。

一個技術型管理者

剛剛你談到了投資紀律的問題。Alphabet旗下非谷歌業務的部分在2019年虧損了近40億美元。現在你成了Alphabet的負責人,你會進一步強化Alphabet的投資紀律嗎?

問題在于你如何評估你創建的某個實體的價值,以及你的其他合作伙伴和利益相關方又是如何評估他們的。我們已經朝著這個方向走了。不過你會發現,我會更加重視和強調投資紀律4。

你會為更多的Alphabet旗下實體尋找外部投資者嗎?

據我們預計,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多數屬于“其他賭注”的公司都會遵循類似的過程5。

有一點我很感興趣,你是學材料科學的。你為什么選擇走管理路線,而不是技術路線呢?

我在工程部門工作了很長時間。我是一名半導體工程師,早期我曾經參與構建過1GB的DRAM芯片。不過隨著互聯網的出現,我意識到互聯網將對我們所做的一切產生深遠的影響。我看到了這種轉變,而且希望更直接地參與互聯網的發展。

你在谷歌最出名的業績是領導了Chrome瀏覽器的開發。它為什么特別重要?

當時,互聯網的重點正從內容向應用程序轉變。2014年推出的Flickr、谷歌地圖和Gmail都代表了這種令人興奮的轉變。同時我們意識到,瀏覽器實際上是一個平臺,是互聯網的一個現代化的操作系統。

我們大約在2005年左右開始研發Chrome瀏覽器,等到它真正站穩腳跟,已經是2011年或2012年前后了。這些東西是需要時間的,創新就是這樣的。

規模化管理

谷歌的體量比你剛剛加入它的時候大了很多。作為管理者,你怎樣看待這種“大”?

首先,大體量有很多優勢。它使我們可以看得更長遠,能堅持以用戶為中心開展各種項目,哪怕它們的短期價值并不明顯。比如說,我們從很早就開始投資人工智能。在我接任CEO后,我做出的一個重大轉變就是在產品構建上真正實施了“人工智能優先”戰略。很多年前,我們可能要花幾千萬美元構建特定的人工智能用途芯片,那時我們還不清楚它能用來做什么,但是谷歌的體量使我們有能力對這些趨勢下賭注。大體量當然也會帶來一些挑戰,尤其是執行上的問題。

不過你經常能發現,在企業規模較小的時候,他們的很多決策往往像賭命。等到企業的發展上了規模,他們的決策就會趨于保守。那么,作為一家公司,在追求成功的同時,你怎樣確保自己的野心,確保你愿意承擔風險,愿意試錯,愿意容忍失敗呢?

管理一家大公司對于CEO本人來說肯定也是一個挑戰。有多少人向你直接報告工作?

大約16個人。

你有打算設置首席運營官的職位嗎?

我們擁有一些杰出的業務負責人,他們對自己的業務擁有充分的管理權,我們也有世界級的職能部門領導。企業管理是一項團隊運動,如果你想打造像谷歌Pixel7手機的那種出色的“助手”體驗,就需要很多不同的團隊合力才能實現。我們的業務負責人也是很有能力的,比如負責云業務的托馬斯·庫里安8,他自己就可以做云業務的決定,而且我和他的合作也很密切。

也就是說,目前你并不急著在你和這16個人中間再添加一個人。

我們目前的架構效果就很好。

談談谷歌著名的企業文化吧。去年,你突然更改了谷歌著名的TGIF全員大會傳統。為什么?

我們還會繼續舉辦TGIF大會的,而且我們也會嘗試做一些改變。大多數員工從外部被招進谷歌時,不管他們是什么級別,都會被公司內部的透明度所震撼。這些都是公司所珍視的傳統,只是當公司員工超過10萬人的時候,執行起來會更有挑戰。

但是你當時明確表示,TGIF大會存在泄密問題,這意味著有些員工不再值得信任了。

現在這種規模開好TGIF大會肯定困難得多,不分場合的透明也不值得提倡。當你有1000人的時候,大家都明白公司的決策是什么。而當你有10萬人的時候,這種集中的形式就不一定總是管用。這就是微妙之處,也是我們下一步要繼續發展和改進的地方。不過公司一定會解決這個問題。

你是否認為谷歌的員工被賦予了太多權力?

不是的。我感到很幸運,因為公司的員工都很重視他們的工作,以及這些工作所帶來的影響。

你認為你們最大的競爭對手是誰?

我認為,作為一家大體量的公司,你最大的挑戰可能來自內部,比如說你的執行出了問題,你的關注點出了錯,或者你被其他事情分了心。如果你過于關注競爭對手的情況,你就會開始追趕別人,按別人擅長的游戲規則玩,而放棄了自己真正擅長的東西。

你有沒有考慮過,監管機構以反壟斷為由要求拆分Alphabet的情況?

以我們這個體量,我們已經意識到會有反壟斷的審查壓力。對這個問題,我們保持了建設性的參與,而且也虛心接受反饋,雖然有時我們可能并不認同它。但顯然我們理解監管機構的角色。

你怎樣才能說服懷疑論者,讓他們相信,可以把用戶數據放心地交給谷歌?

如今,我們為用戶提供了許多最重要的服務,每天用戶們都會在谷歌上搜索一些重要問題。我們一向致力于加強隱私保護,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技術,在搜集更少用戶信息的條件下,給用戶帶來更多利益。這也是我們目前的努力方向。

你對云計算的重視,似乎等于明確承認亞馬遜是你們的競爭對手。

我們是一家原生云公司。作為一家公司,我們運營的服務有很多,每項服務的用戶數都在10億左右。另外,我們做云計算的時間也不亞于其他任何公司。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但我們之所以做云服務,是因為我們發自內心地認為,我們的技術可以提供一些差異化的東西,而且我們的能力是世界級的。我們顯然也是有競爭對手的,但你做事情的原因是為了滿足客戶的需要,你必須以客戶需要為出發點,這才是你真正的前進方向。

趁還有一點時間,你可以看見我手腕上的Fitbit手環,但我沒看見你身上有類似的東西。

我對自己的穿著是很謹慎的,因為我們總是在測試各種東西,而且我也從來不知道某個產品有沒有發布。不過想到我們能利用科技改善千百萬人的健康狀況,我們還是很興奮的。

最后一件事,上個月你獲得了一次重大升職,對于你的財富,你和你妻子有什么計劃嗎?

我一直認為,我能獲得今天的地位離不開社會的幫助,所以我們很想回饋社會。我一直想通過我的努力工作,通過我們打造的產品,對社會產生良性影響。當我退居二線的時候,我同樣也會回饋社會。

注釋

1)Alphabet是如何投資的:Alphabet有一個叫做Capital G的內部私募基金,主要對增長型公司進行投資。另外它還有一家叫GV(前身為Google Ventures)的風投公司,主要做小規模投資。

2)“其他賭注”指核心以外的業務。谷歌創立Alphabet時,它將Waymo無人駕駛汽車、谷歌光纖寬帶等業務劃入“其他賭注”。

3)Verily生命科技是谷歌的一個醫學研究部門,它從事的項目包括血糖檢測隱形眼鏡和機器人手術設備等。

4)新CEO將減少投資?年初以來,Alphabet股票出現大漲,原因是人們普遍認為,皮查伊不會像佩奇和布林那樣鐘情于“其他賭注”。本文很可能會助長這種看法。

5)新資金可能很快就到。目前,Alphabet只有Verily和Loon兩個項目吸引了外部投資者。Alphabet還有8家其他非投資實體很可能會受到新資本的青睞。

6)加入谷歌之前的人生。皮查伊在斯坦福大學獲得碩士學位后,曾在芯片設備制造商應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工作過。后來他在麥肯錫也工作了一段時間,并在2004年加盟谷歌前,拿到了沃頓商學院的MBA。

7)谷歌助手。谷歌助手是谷歌面對亞馬遜的Alexa給出的答案。該服務內置于谷歌Pixel系列手機以及其他一些設備中。谷歌稱該服務已擁有5億用戶。

8)招來強援。去年加盟谷歌的庫里安曾任甲骨文公司高管,他已經被公司任命為董事會成員,并被賦予了充分資源,以便與微軟和亞馬遜開展競爭。(財富中文網)

本文另一版本刊載于2020年2月刊的《財富》雜志上。

譯者:隋遠洙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大嘴刨大王官方下载
河南麻将官方免费下载 全国前三配资 股票杠杆 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 23上证指数 股票开户 中大期货配资 天天贵阳麻将下载安 手机二人麻将技巧 安徽快3开奖网站 革命麻将50讲在线阅读 哈灵麻将app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 河北快三开奖今天查询 新疆35选7|走势 篮球外围竞彩网站